讓大理石軟化的女性意志

現代科技讓一切從前需要以雙手完成的事務有了代勞的器具,我們的日常作為因此變得方便又簡易達成,不出吹灰之力。有時連上次提筆寫下字的時刻都不再清晰的時代,卻還是有一小群人迷戀著由意志直接延伸至雙手,直接塑造著作品的確切感動,出生於倫敦、駐點於洛杉磯的雕塑藝術家Nevine Mahmoud便是其中一位。

藝術家Nevine Mahmoud位於洛杉磯的工作室(CREDIT: Spinelli Kilcollin)


Nevine表示她著迷於雕塑還有一個原因是那些極具挑戰性的藝術製作過程,總是讓她感到鼓舞。這樣有別於常人「不以苦為苦」的思考邏輯讓她從一片以男性為主的粗重雕塑圈中竄起,展現她身為女人跳脫男性本位論述的藝創視角。從古至今面對著冰冷、堅硬毫不妥協的大理石材,多數雕塑家想方設法企圖馴服它,但最終總不得不臣服於材料的不屈不撓下。Nevine卻以女人如水般充滿彈性的思維找到硬著對幹外的方法,讓冷酷的石材在她的意志下順從的將姿態放軟。

 

我不作謬斯,不是商品

綿長的藝術史中女性軀體是永遠不褪流行的命題。女人,對於男性超現實主義者來說,是自我幻想的投射物、牽引他們抒發內心狀態的媒介。而女人高低分明、脂滿潤圓的體態則成為男性雕塑家寄託超群技藝的載體。這些作品縱使再美再擁有深意,所描繪的依舊只是被囚禁於男性幻想中所建構出的女性印象。
Nevine一鳴驚人的系列作品便將女性軀體最常碰上的「物化」概念做為以物批物的甜美控訴。她保留了大理石材及方解石天然的紋理,順應著材料渾然天成的愉悅色系,將其幻化成一個個同時展示著純真與情慾的性暗示符碼。

 

 

Effeminate Form, 2017./ Cleave and Spread Peach, 2017.
(CREDIT: Nevine Mahmoud website)

 

Effeminate Form, 2017.(CREDIT: Nevine Mahmoud website)

 
 

Cleave and Spread Peach, 2017.(CREDIT: Nevine Mahmoud website)

 

女性是什麼樣子?

含苞待放、嬌豔欲滴,誘人的展示讓人忍不住伸手觸碰、企圖擁有,從創作到陳列皆諷刺著女體被商品化的長久現況。Nevine 幽默地操弄著古老的沈重石材以及觀眾心理,雕刻出包裹著父權糖衣下堅不可摧的女性力量,柔軟又堅強。

 

 

 

Lips, 2016/ Dumb Tongue, 2016/ Tutti laying, 2017
(CREDIT: Nevine Mahmoud website)

 

Lips, 2016(CREDIT: Nevine Mahmoud website)

 
 

Dumb Tongue, 2016(CREDIT: Nevine Mahmoud website)

 
 

Tutti laying, 2017(CREDIT: Nevine Mahmoud website)

除了以沒有生命的物體來突顯女人在男性創作的藝術作品中被抽離思想的囧境外,Nevine更進一步、直接的以石材展演人體的局部器官。精準的直覺賦予她揀選出與創作概念相輔相成的紋理,重現出女人薄皮下的纖細血管、如凝脂般的滑嫩乳房以及粉嫩舌尖,柔韌軟糯,隱匿著流動的情慾。它們是你明知不可觸碰卻禁不住誘惑想入非非的碎片,有如女人之於男人的意淫一般。展示出的作品雖是美麗的胴體,卻淪為魚肉。

 

Nevine Mahmoud的雕塑作品被義大利名策展人Maurizio Cattelan選入參與Gucci於上海舉辦的《藝術家此在》2018年當代大展。(CREDIT: Gucci)

 

在Nevine的藝術實踐中,她鍾情於大理石的內在矛盾——富有力量又高度精妙。一方面,在塑造雕塑的過程中,移動、打破、鑿空石頭需要相當的魄力;另一方面,創作者又需要時刻聚精會神,理解著眼前石材的侷限才能轉化輸出想法。大破與大立兩者同時矛盾的並行著,恰如Nevine看似柔軟實則堅強的作品,顛覆認知、實現矛盾,充滿著溫柔抵抗的感性刻痕,讓人們有機會看到顛覆父權思想的超現實世界。

*所有照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我們將立即修正。

Scroll To Top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