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時尚是近年回鍋後不退流行的台上常客。尤其從Dior首位女性設計師Maria Grazia Chiuri 上任後,2017SS她一套為人熱議的”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直接了當的標語T-shirt搭配透視刺繡澎澎紗裙,細膩又不落俗套的女性視角,重新詮釋女人對於自己身體曲線和衣著間微妙的關係投射。這樣強而有力的伸展台宣言也讓人聯想起,不同時空背景下,半個世紀前透視裝發跡時所投下的女性時尚新自覺震撼彈。

 

 

(CREDIT:INDIGITAL TV/GETTY)

 

大破大立,透視時代欲望

早在1930年代同為女性設計師的Madelein Vionnet便發表過一系列猶如女神降臨般的「偽透視」晚宴服,以近膚質的粉膚色雪紡打底再疊上細緻的的蕾絲,營造出神秘性感的隱現女人味。
不過若要說真正讓透視裝聲名大噪的就得提到傳奇設計師 Yves Saint Laurent了。百家爭鳴的1960年代,西方世界從二戰後慢慢回復,電影、藝術、媒體、科技都正在興起改變。這樣多元又流動的社會氛圍大大影響著剛離開Dior,以傳統女性「優雅」見長的品牌,Yves Saint Laurent在這樣曲折的心境和女性大量投入勞動生產的環境下創建了自己的品牌YSL。

 

(CREDIT:INDIGITAL TV/GETTY)

 
 
 

(CREDIT:INDIGITAL TV/GETTY)

 

從1965年他前瞻的直覺不斷革新時尚視野。1966年,Yves Saint Laurent第一次將透視裝送上高級時裝伸展台。模特兒穿著一襲半透明的黑色羽毛綴飾長禮服踏上T台,走動間搖擺的胴體線條成為造型最直接的重點,人們第一次意識到女性軀體的自然狀態也能被視為美的表達。這個創舉在當時引起嘩然,許多媒體甚至以拒登表達立場,批判這是設計師為了名氣而使出的伎倆。不過無論如何這樣的創舉對於時代和傳統審美皆是一大突破,一件透視裝不再只停留於趨勢討論,而是在女性自覺及性器象徵意義上開創許多思考維度。同時也在當時的社會心中種下嶄新的觀念思想。

褪去束縛,重拾身體主控權

歷經了半個世紀,透視元素已尋常地出現在各大設計中,對於裸露人們不再僅以性感和情色做解讀。這樣觀念上的轉變也透過時尚的趨勢反映而出,愈來愈多女星選擇在公開場合穿著帶有自我風格的透視服裝,歌頌著生為女人的自信和生命每個階段的軀體之美。

 

(CREDIT:GETTY/以骨感叛逆形象顛覆審美的90年代Fashion Icon:Kate Moss穿著簡單的透視裙展示最自然的一面)
(CREDIT:GETTY FOR NARAS/第59屆格萊美頒獎典禮上,懷孕的Beyonce身著金色透視禮服上台表演)

 

(CREDIT:GETTY/以骨感叛逆形象顛覆審美的90年代Fashion Icon:Kate Moss穿著簡單的透視裙展示最自然的一面)

 
 

(CREDIT:GETTY FOR NARAS/第59屆格萊美頒獎典禮上,懷孕的Beyonce身著金色透視禮服上台表演)

 

我們或許沒有機會和場合穿上如此前衛的華服,不過在各大廠牌的影響下這股透視風潮也燒向許多較為平易近人的成衣品牌。裸露的多寡和身材的比例並非透視裝賣弄的重點,而是將想要展露的自主權還給女性。你並不一定要像線上的女星完全坦露自己,可以從挑選平常熱愛穿著的單品慢慢融入一點透視巧思。用符合自己的步調慢慢嘗試,找到舒服展露身體的方式。

 

 

基礎配色襯衫拼貼飄逸透膚雪紡,為幹練的輪廓增添一股柔美的神秘性感氣息。

 
 

 

結合針織質料和雪紡輪廓的視覺驚喜單品,香肩微露非常適合詩意涼秋。
帶有60年代復古摩登氣息的修身針織橫條裙以透膚紗作為連接,讓過膝裙長度仍舊俏皮性感不老氣。

 
 

 

以微解構重新賦予傳統版型新亮點,小露肌膚經營纖細度平衡整體厚重感。

 

從Yves Saint Laurent到Maria Grazia Chiuri 接掌後的DIOR,女性軀體與服裝的關係透過不斷的重新詮釋而一再被改寫。今天女性在大眾面前展現自己的曲線已不會招致那麼多的責難,但我們對於選擇怎樣的穿著、坦露那塊肌膚似乎還是得經過社會價值觀的公審?雖說Yves Saint Laurent將女性自然的胴體,超脫情色或繁衍,透過透視手法推向高級伸展台稱讚之純粹。但實則對於女體的解讀仍舊操控在每個觀賞者的觀念,當社群軟體在篩選內容時仍舊將女性的乳房屏蔽視為涉及情色的象徵,而男性的袒胸則任意放行。便清楚展現即便在21世紀我們仍需要更多場猶如透視裝的時尚革命,繼續大破大立。

*所有照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我們將立即修正。

/SHOP THE LOOK/
Scroll To TopScroll To Top